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露露看片

    【情感驿站】坠欢莫拾

    来源: 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院      作者: 王锦鹏      上传时间:  2019-11-23 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

      【编者按】为更好建设学生“第二课堂”,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、胸怀天下的情怀,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“露露看片”板块进行整改,拟设情感驿站、时事茶座、校园展厅、文艺花园、别样征途、中外书架,叽喳寝室等栏目。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,并投稿。投稿邮箱:xndxxbjzt@163.com。(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)

      坠欢莫拾,酒痕在衣。

      初读李叔同的自传时,大抵是人生阅历着实有限,所思所感未能尽得真意,唯独觉得这句话美的好似胜过人间方外,令人久久难忘。

      还未眨眼,冬天就要来了。从盛夏时节直至深秋,仿佛未曾如何辗转,恰恰仅是几场绵延数日的落雨,就已将节令带到了如今单衣无法外穿,夜晚需要紧闭门窗,甚至更换厚实被褥的地步。

      早起翻阅日历,讶异于这般近日难得的清爽天气,竟出现在了十一月的这样一天。又是一个独自身处他乡的十一月。还记得去年此时,因为种种原因,心性情绪走入死胡同,拼了命钻牛角尖的我,对待什么都好像轻蔑不已,一步不退的执拗样子。烦躁大于镇定,焦虑压胜自信,看似胸有丘壑,实则苦海摇摆而不自省。

      此时此刻,已然立足于彼岸的我再度回首时,只能轻吐一叹,本以为会有时过境迁的笑意,却让我的期望落了空。

      人只可选择于当下,万万没有活过一季踏上下个阶段,便对曾经的一切嗤之以鼻的权力和道理,倘若再次置身当年,或是下个时节回头来看,我们依旧难以尽善。所以试图坚持某种信念,不可轻易否定旧日的自己,保留人的某种偏执,一直是我的准则。

      只是今日同样是我,同是异地,却意外发觉秋色之美。最后一课结束后骑车慢悠悠绕过校园广场后的静谧小路,来往之人脚步轻快,盼望周末的神色宜然,图书馆墙角古朴老槐筛下的斑驳树影,仍未谢尽的南竺。其实自己日日置身风景中,也未曾忘怀名山秀水,只是有一处让我感慨良久:世间万景,也能做到一人独赏了。

      于是心境不同,立场不同,所思所感,大相径庭这番话,终于在今天得到了我自身的印证。

      临近假期,图书馆闭门尚早。我便背包走进八教,特意在六楼找到了空无一人的宽敞教室。临窗而坐,翻出读至一半的散文和来时在走廊意外收获的笔,把手机静音扣在桌上,不再去理会它。

      读各类书籍、看老电影和话剧。严肃如鲁迅杂文,舞台如赖声川孟京辉先生的话剧剧本,文学如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,小众如雷蒙德卡佛。我还是习惯每个月看一两次《重庆森林》,周末抽空去西安看场先锋剧,深夜循环听许知远在“单读”上四年前的一篇关于某位爱尔兰作家的小说选摘,那期叫作《一个永不妥协的人》的节目。

      有计划,便有扎根于深的动力。先尽力去做,莫要招摇于四海。

      我并不想反转自己,太刻意有时候是另一种变相的压抑,所以就选择这样继续生活下去了。我想总有一天可以达成经历与认知的某种平衡,慢一点,但一定会。我不再害怕,我已经可以坦然接受身处精神世界的沉沦。

      这段日子过得应该算是愉快吧。所以刚细细读完几页,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安宁和平静便如秋月横空,于无声中涌满身体的每一寸。这一刻,无比愉悦享受。

      在安妮宝贝心性已定,风格稳健却改名庆山的那一年,这本《得未曾有》横空出世。于旅途中相识的四人,逐一成为了她笔下的主人公。今日读毕在南通开一间餐馆“醉庐”的刘先生的故事,很难叫他厨子,因为这个人画国画,制瓷,酿酒,做菜,不为谋生。

      看他人以平和语调讲述的生活态度,很难不为之羡慕。我是渴望活得多元性一些的人,所以有刚刚相识的朋友得知我一人看书放空时,惊异于我的避世态度,可我马上告诉她,前天刚刚与话剧队成员通宵烧烤喝酒。在我看来,这毫不奇怪。我骨子里是不安分的人,太平淡的日子会令我难以忍耐,可我也是非常需要独处空间的人,希望像书中人一般有自己的世外桃源,可以有功夫研究园林艺术,会喝茶,会做几样拿手菜。我很认同的话叫做,只有独处时你才会真正的思考。

      有时候,孤独让你看清脚下的路。

      暂为告落,因为有人进来自习,我起身走出教室,到隔壁的空屋打开窗户,尽情欣赏紧邻楼层的大树之上无数鸟儿飞起停落,交相奏唱的难得风景。无序却叫人几乎感受迎面扑来生之气息的歌声中,我倚靠窗沿,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。

      得思承重,定我心猿。纵使再多阻力,我只向前走。

      坠欢莫拾,已然坠落化为云烟东逝的昨日荣辱都难再谈起,禅经说心障,说要人捕获心猿,非是命你年少清狂之时便要心性如老僧入定波澜不惊,而是懂得取舍,学会拿起更要学会如何放下。

      我知道,有人自我和解的方式是与过往全盘告别。而我偏偏不这样做。

      暮色渐深。只穿着单衣的我写下这篇杂乱无章的随笔时,心头却无甚寒意。

      窗外响起的是《人来人往》的经典旋律。只听着陈奕迅自抑心绪的轻轻唱。

      谁也会走

      刚相恋的你先知我们原来未够

      借故松开我的手

      藏在贴纸相背后

      我这苦心开过没有

      但试过散心旅游

      如何答没有

    作者: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院  电气1804   王锦鹏

    编发:马维源



    责任编辑:靳军

 

免费X站在线观看片 测试站点(仅供学习,请勿正式使用) 免费x站视频